山村旅游网
a 当前位置: 山村旅游网 » 摄影 » 正文

四川观鸟杂记

 小美 • 2020-02-13 18:54  来源:互联网  E134

7月24日至8月4日,我与朋友自驾由鲁经豫、鄂、渝入川,先后在瓦屋山、巴郎山和王朗保护区观鸟。洪雅境内的瓦屋山,四周陡峭、山顶平坦,海拔2830米,地质专家称之为桌山”清人何绍基赞誉巴蜀风光,峨眉十之三,瓦屋得六七”文人骚客之言可信也不可信,鸟人去瓦屋不为风光,只慕鸦雀之名。不料,瓦屋山景区尚在整修,索道停运,从半山腰负重徒步攀登垂直800多米至山顶,已是全身软瘫、气息奄奄,山顶时雾时雨时晴,列入目标鸟种的鸦雀仅获一种,首战失利。阿坝州境内海拔5040米的巴郎山,我曾在不同季节去过三次,这次原本不上巴郎山,但得悉正在热拍黑喉歌鸲,经不住诱惑,便第四次光临。结果呢,更惨,代表鸟种绿尾虹雉和蓝大翅鸲不见踪影,传闻中的黑喉歌鸲也未照面,没辙,改在邓生沟、五一棚、寺找鸟,个人新鸟种颗粒无收。最后一站去平武境内的王朗保护区。王朗虽陌生,但保护区西邻便是大名鼎鼎的九寨、黄龙,确系山青水秀绝佳之处。也是不顺,保护区因整治环境而关闭,车辆、游客一律不准入内,经朋友多方协调才允许我俩开车进入。鸟种算不上丰富,密度极为可观,至少随时随地有鸟可拍,相比于瓦屋、巴郎已属幸运。返程时,出保护区过隧道,便到九寨沟县,再入甘肃文县,沿白水江东行上高速,经西安、郑州返济。此行历时12天、行程5000多公里,路上耗时多,观鸟时间少,鸟获多寡似已淡然,过程远比结果难忘。杂记于此,算是备忘。

01,瓦屋山晨曦。第一天徒步登瓦屋山顶,下撤时遇急雨淋成落汤鸡,夜宿临溪客栈,伴着湍急溪水咆哮入眠。翌日晨进山寻找灰胸薮鹛,鹛未遇,却见雨后日出瓦屋,权当昨日雨淋的补偿。

四川观鸟杂记(图1)

02,远眺四姑娘山。站在海拔4480米的巴郎山垭口,远眺云雾中的四姑娘山,勾起当年驴行往事。由垭口下行至小金县省道120公里处,便是传闻中黑喉歌鸲育雏之地,我俩三次寻找无果,是否暗示来年第五次再上巴郎山?

四川观鸟杂记(图2)

03,烟雨王朗。进王朗保护区,先过景区第一道收费大门,行六、七公里为豹子沟的保护区传达室门卫,再行十来公里方为保护区机关所在地,沿路前行五公里至珍宝桥分岔,右转七公里系白熊沟的金草坡,徒步前行可至九寨沟;左转十公里系竹根岔的甘海子,徒步前行可至黄龙寺。

四川观鸟杂记(图3)

04,三趾啄木鸟,摄于王朗。在一处岷江冷杉群落中,倒伏几棵长满青苔的枯树,三趾啄木鸟不期而遇,那身伪装色,宛若天成。

四川观鸟杂记(图4)

05,三趾啄木鸟。它旁若无人,居然跳至我眼前不远的枯枝上,落落大方地向我展示它的三趾

四川观鸟杂记(图5)

06,鹰雕,摄于王朗。历经曲折方得驱车进入保护区,忽见一猛从车前呼啸而过,威风凛凛停栖路旁电杆,急刹,下车,手持相机一阵狂摄。这是观鸟除巴郎山翱翔的高山兀鹫外,拍到的唯一猛禽。

四川观鸟杂记(图6)

07,星鸦,摄于攀登五一棚途中。由海拔2000米攀登至2500多米的五一棚,亦非容易,一路上但闻鸟鸣不见鸟影,发现这只星鸦,也属偶然。

四川观鸟杂记(图7)

08,灰头鸫,摄于五一棚。在五一棚周边林冠层遇一波鸟浪,混杂一群山椒鸟、白领凤鹛、山雀、柳莺、鳾,箭竹丛遇见金胸雀鹛、褐头雀鹛、栗头地莺等,念叨着的歌鸲无缘一见。这只嘴含果实的灰头鸫,应该也在育雏。

四川观鸟杂记(图8)

09,灰头鸫,摄于王朗。因保护区招待所停业,我俩住宿在距保护区大门外十余公里的亚者造祖村,夺博河穿村而过,灰头鸫踞于枝头鸣叫不止。

四川观鸟杂记(图9)

10,乌鹟,摄于王朗。王朗保护区内正值繁殖期的乌鹟随处可见,不惧生,敢近距离与我对视。

四川观鸟杂记(图10)

11,乌鹟。雨,淅淅沥沥下着,乌鹟孜孜不倦捕虫喂雏,感人至深,过目难忘。

四川观鸟杂记(图11)

12,喂雏的乌鹟。

四川观鸟杂记(图12)

13,喂雏的乌鹟。

四川观鸟杂记(图13)

14,锈胸蓝姬鹟,摄于王朗。同样在雨中,锈胸蓝姬鹟也忙碌着捕虫育雏,母爱的伟大,鸟类与人类都值得称颂。

四川观鸟杂记(图14)

15,金色林鸲,摄于瓦屋山。山顶正在浇筑水泥通道,行走确实方便,于环境有益或有害,不宜评说。正在拍金色林鸲时,朋友低声提醒:快看,小熊猫!转过身,那可遇不可求的小熊猫正从树枝钻入地面密丛,慌乱中只拍摄到金黄色的尾巴。唉,得林鸲而失熊猫,天意,让我依然牵挂瓦屋山。

四川观鸟杂记(图15)

16,白顶溪鸲,摄于王朗。常见,极多,生活于原生态无污染的环境中,它是幸运的。

四川观鸟杂记(图16)

17,红尾水鸲,摄于王朗。保护区有溪水处必见水鸲,漂亮的红裙子展现在清澈的溪水之上,别有韵味。

四川观鸟杂记(图17)

18,白腹短翅鸲,摄于瓦屋山。2014年6月与北京鸟友在甘南莲花山观鸟,良久守候深藏密丛鸣叫的它,犹抱琵琶半遮面,这次在瓦屋山,依然千呼万唤不出来,看来不愿抛头露面。于人,该是一种难得的修养。

四川观鸟杂记(图18)

19,红腹山雀,摄于王朗。这次观鸟,山雀类只看到绿背、褐冠、银脸、黄腹和红腹,这一小群红腹也是一闪而过。

四川观鸟杂记(图19)

20,黄腹树莺,摄于瓦屋山。瓦屋山的黄腹树莺正值繁殖期,亲鸟啧啧啧地在树丛寻觅昆虫,正忙于育雏。

四川观鸟杂记(图20)

21,暗绿柳莺,摄于瓦屋山。柳莺的辨识令人头痛,回来后请教高手,自个儿仍一头雾水,拍了不少,懒得整理,选两种,这是暗绿。

四川观鸟杂记(图21)

22,乌嘴柳莺,摄于王朗。依我看,柳莺长得全是一个样,高手说是乌嘴,那就是乌嘴。

四川观鸟杂记(图22)

23,黑额山噪鹛,摄于王朗。别看貌不惊人,也算是全球性近危的中国特有鸟种,2014年在莲花山偶遇它,只拍清楚未遮挡的半身,留有遗憾。这次再遇,它给足面子,让我从从容容拍个够。这自然生境,蛮喜欢的。

四川观鸟杂记(图23)

24,黑额山噪鹛。画面虽杂乱,但真实,有野味。

四川观鸟杂记(图24)

25,黑额山噪鹛。它善解人意,移步到背景通透的树枝上恭候我给它留影。莲花山的遗憾,在咔嚓声中消逝。

四川观鸟杂记(图25)

26,橙翅噪鹛,摄于王朗。瓦屋、巴郎、王朗三地的优势鸟种,即使鸟况极差之处,也总有它的身影。

四川观鸟杂记(图26)

27,三趾鸦雀,摄于瓦屋山。上山前拜访洪雅当地鸟友,他详细介绍鸦雀分布情况,说是能见红嘴、三趾、暗色、黄额、金色和褐鸦雀,满怀希望上山,却是失望而归,仅获三趾一种。所谓期望越高失望越大,信然。

四川观鸟杂记(图27)

28,领岩鹨,摄于巴郎山垭口。这次外出正值盛夏,途中多地气温高达40度,垭口气温却只有5度。拍不到心仪鸟种,权当上山避暑,心态端正心情就爽。

四川观鸟杂记(图28)

29,藏黄雀,摄于王朗。首拍藏黄雀,是5年前仰视高黎贡山的树冠;再拍藏黄雀,是俯看岷山森林的地面。一仰一俯,鸟人痴情毕现。

四川观鸟杂记(图29)

30,酒红朱雀(雌)摄于王朗。通常在地面取食的酒红朱雀,草籽果实应是它的所爱。

四川观鸟杂记(图30)

31,酒红朱雀(雄)摄于王朗。枝头上的酒红朱雀高瞻远瞩,镇定自若,颇有大将风范。

四川观鸟杂记(图31)

32,斑翅朱雀,摄于王朗。斑翅朱雀是我的目标鸟种,成鸟没遇见,只匆匆一瞥未成鸟,有聊胜于无吧。

四川观鸟杂记(图32)

33,大朱雀(雌)摄于巴郎山。原是在海拔4000来米的凄风苦雨中守候黑喉歌鸲,歌鸲不遇,只见雌雄一对大朱雀。

四川观鸟杂记(图33)

34,大朱雀(雄)如果,大朱雀所站的位置出现的是黑喉歌鸲,那么,不枉这趟巴郎山之行。如果,现实中真的没有如果。

四川观鸟杂记(图34)

35,红交嘴雀,摄于王朗。早年在新疆天池观鸟,天池畔的松树上随处可见,不稀罕。每年冬季,在济南南郊宾馆院内,也能偶见来此越冬的它,当属稀罕。由此,鸟种的稀罕与否,实在是相对而言的。

四川观鸟杂记(图35)

36,灰头灰雀,摄于王朗。保护区长有杂草的近地面处,看到它极容易。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观鸟

观鸟,是指在自然环境中利用望远镜等观测记录设备在不影响野生鸟类正常生活的前提下观察鸟类的一种科学性质的户外活动。

杂记

记载杂项的笔记和零碎的笔记。杂记的题材、文采可以自由选择,每个人的构思、布局、语言风格等等都可截然不同,可各成一派。凡濬渠筑塘,以及祠宇亭台,登山涉水,游讌觞咏,金石书画古器物之考订,宦情隐德,遗闻轶事之叙述,皆记也。以记事为主,它的特点是篇幅短小,长的千字左右;内容丰富,有历史掌故、遗文遗事、文艺随笔、人物短论、科学小说、文字考证、读书杂记等五花八门。美国媒体对中国不负责任和带有偏见的报道,导致了美国民众普遍的对中国的偏见和缺乏了解。杂记对于现代人来说,太平常不过了。

网友评论Transl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