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旅游网
a 当前位置: 山村旅游网 » 摄影 » 正文

木雕,指尖流转下的那一抹神韵

 小美 • 2019-12-04 12:21  来源:互联网  E273

岁月静好,不急不缓,一直如流水般静静流淌。拢西窗水月,采一枚静幽别在发间,回眸,浅浅笑,给自己雕琢一个精致的表情,留给七月的某个邂逅。

木雕,指尖流转下的那一抹神韵(图1)

中国的戏台。

不仅是一种建筑形制。

更是一方文化展台。

锣鼓喧天。丝竹盈耳。

多少波澜壮阔、哀婉缠绵的故事。

在此粉墨登场。剧情曲折委婉。

诉说着忠孝节义、世间百态。

演员水袖轻舞,观众如痴似醉。

木雕,指尖流转下的那一抹神韵(图2)

当你走进一个老宅时。

眼光总会凝固在木头上的雕刻。

大门。窗棂。雀替。家具。

只要有木的地方。

木雕,指尖流转下的那一抹神韵(图3)

沿途的风景,也许会在你凝眸注视的那一刻,于心间定格成画。

只用一把小小的刻刀。

就能变幻出无穷的美丽。

木头。是岁月最好的记忆。

木雕,指尖流转下的那一抹神韵(图4)

房檐之下,头顶之上,有一种华丽被雕刻在立柱与梁枋相交处,弥补了两者之间的空白,给人以云霞灿烂的感觉。

木雕,指尖流转下的那一抹神韵(图5)

在漫长的岁月时光里。

先民们发现了木头的古朴典雅。

于是。开始就地取材。因材施艺。

用一把刻刀让普通的木头。

成为妆点这个世界的描笔

木雕,指尖流转下的那一抹神韵(图6)

如果说建筑是凝固的音乐。

那么木雕则是立体的绘画。

它不同于皇家御用的材料。

而是从民间走出的一种传统工艺。

木雕,指尖流转下的那一抹神韵(图7)

那一刻的小时光里,与物的遇见,汲取到的快乐,接受自然的馈赠,一切美好而真实,安然而不燥。一路走走停停,人在光阴缓缓中,再次回到清澈和明媚,生命舒展,内心愉悦。

木雕,指尖流转下的那一抹神韵(图8)

玉不琢。不成器。

木不雕,难成品。

每一个被雕刻的木头。

都藏有一种精益求精的态度。

木雕,指尖流转下的那一抹神韵(图9)

雀替是中国古建筑的特色构件之一。宋代称角替”清代称为雀替”又称为插角”或托木”通常被置于建筑的横材(梁、枋)与竖材(柱)相交处,作用是缩短梁枋的净跨度从而增强梁枋的荷载力;减少梁与柱相接处的向下剪力;防止横竖构材间的角度之倾斜。其制作材料由该建筑所用的主要建材所决定,如木建筑上用木雀替,石建筑上用石雀替。v。

木雕,指尖流转下的那一抹神韵(图10)

清代称为雀替,安置在梁与柱交点的角落,具有稳定和装饰的功能。雀替从力学上的构件,逐渐发展成美学的构件,就像一对翅膀在柱的上部向两边伸出,一种生动的形式随着柱间框格而改变,轮廓由直线转变为柔和的曲线,由方形变成有趣而更为丰富、更自由的多边形。于是雀替有龙、凤、仙鹤、花鸟、花篮、金蟾等各种形式,雕法则有圆雕、浮雕、透雕。

木雕,指尖流转下的那一抹神韵(图11)

木雕,指尖流转下的那一抹神韵(图12)

牛腿有的地方又叫马腿最早只是从柱中伸出的一段短木来支撑屋顶出檐部分,即撑栱,但由于撑栱只是由一根单一的木材构成,不仅显的单薄,而且可以供装饰的地方也不多,于是工匠将撑栱后面与柱子之间的三角形空地当做装饰的部位。用一块雕花木板来填充这个空档,将两部完美的结合成一个整体,这个整体就被称之为牛腿。

木雕,指尖流转下的那一抹神韵(图13)

一件巧夺天工的木雕作品。

是一种延续着的艺术生命。

数十年的经验积累和生活感悟。

让木匠指尖刻画出的一切。

顿时变得无比鲜活了起来!

木雕,指尖流转下的那一抹神韵(图14)

吉庆有余。

五谷丰登。

五子登科。

龙凤呈祥。

平安如意。

顺应木头的肌理。

我们看到的是。

一种温暖而优雅的日子。

木雕,指尖流转下的那一抹神韵(图15)

牛腿柱。

牛腿和雀替都是中国古建筑中雕画装饰的重点,主要功能为支撑屋顶出檐部分。中国古代牛腿由撑栱演变而来,由于撑栱很好的解决了支撑屋顶出檐的问题,但撑栱在艺术层次上无法达到许多建筑的要求,故而牛腿的诞生解决了该问题。

木雕,指尖流转下的那一抹神韵(图16)

庄子·渔夫不精不诚,不能动人。

人生的平凡、平淡成就了时光的婉约,在纷繁红尘中,惟心之真诚使人生彰显珍贵与高尚,令人怦然心动。

木雕,指尖流转下的那一抹神韵(图17)

雕刻的表现手法往往隐喻而含蓄,神话传说、历史人物、民间故事、小说戏曲以及动物花草皆被赋于一定的寓意。正是这些寓意,让日子变得温暖起来。

木雕,指尖流转下的那一抹神韵(图18)

雕刻艺术,就是指尖上的芭蕾!是中国独有的文化符号。前些日子偶然参观了南方一些古朴的雕花楼,那些中国传统建筑群中古香古色,精心雕刻的门、窗楞、屏风等等,都渗透着雕刻家们的聪明才智和精湛的雕刻技艺。真是古韵之美,华夏之玫宝!

木雕,指尖流转下的那一抹神韵(图19)

雕梁画栋,雕饰门楣、屋椽、窗格、栏杆、飞罩挂络…木雕所至之处,无不显示出古朴典雅、富丽华贵之格调。

木雕,指尖流转下的那一抹神韵(图20)

起伏舒展。凹凸动感。

玲珑有致。立体饱满。

不管从哪个角度看上去。

心中都有一种深深的震撼。

木雕并非工匠们的随意而为,他们将动、植物中的灵魂以雕刻形式演绎成一种精神信仰,不用说教,就早已扎根于人的心灵之中。

木雕,指尖流转下的那一抹神韵(图21)

世间最珍贵的收藏。

便是往日的旧时光。

也许已没有曾经的繁华热闹。

也许已变成破旧的城市一角。

但是。古色古香物件充满了时光气息。

仍旧是无数人记忆里不变的温暖所在。

木雕,指尖流转下的那一抹神韵(图22)

欣赏着这些世间灵物。我不知该如何表达我的震撼:优雅。婉约。灵秀……花草。虫鱼。鸟兽。人物。

一把刻刀。一块木头。

是工匠一生最浪漫执着的事。

它仿若在尘外,不动声色地前进着,一路旖旎,一路淡然。

被时光深深镌刻的建筑,古朴沧桑。

木雕,指尖流转下的那一抹神韵(图23)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指尖

指尖,山西盂县人。山西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阳泉市散文学会副会长,曾出版《槛外梨花》,《与爱人分享的50种浪漫》。先后在《青年文学》、《福建文学》、《格言》、《山西文学》、《山东文学》、《黄河》、《散文世界》、《华夏散文》、《中国散文家》、《手稿》、《北大荒》、《都市》、《黄河文学》、《中国劳动报》、《长江日报》等杂志报刊发表过文章。散文《皱纹》入选河北教育出版社发行、由野莽主编的《天地父母》母亲卷;《皱纹》、《二月的暗语》入选由时代文艺出版社发行的《父母丛书》。

网友评论Transl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