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旅游网
a 当前位置: 山村旅游网 » 热点 » 正文

巴黎的鳞爪

 小美 • 2020-07-31 22:57  来源:互联网  E361

对于出门旅行,很多时候我是很理智很认真的,有计划有攻略。

而这次的欧洲五国游,我却是很不理智很不认真,只用短短两天时间就决定出行,而且完全是不明就理地做了决定,绝对不是那种很潇洒的说走就走的旅行,---我认为只有做了充分的头脑储备,自己自由游走的旅行才是美妙的;而这次我没做丝毫准备,跟团游,这注定此次出行可能不会收获太多。首先时间受限制,我不可能像以往那样在一个自己中意的地方呆上一整天,----比如,绝美的卢浮宫只可以参观一个半小时,说走马观花都是夸张,只能勉强算走马,观花那是奢望。但是,我不会外语,又没有独自出国的经历,只能跟团了,而且小子有想看看欧洲的想法,我们就出来了。

2月2日早九点坐飞机,下午一点多到上海,把行李寄存在机场,再次到外滩转了转。去年同一时间,我和小子在上海玩得很开心,这次算是再次邂逅。

巴黎的鳞爪(图1)

巴黎的鳞爪(图2)

巴黎的鳞爪(图3)

巴黎的鳞爪(图4)

巴黎的鳞爪(图5)

巴黎的鳞爪(图6)

晚八点再回到浦东机场,见到出团的领队,耗时两个多小时托运行李过安检,凌晨12点飞机准时起飞,飞往巴黎戴高乐机场。

12个半小时的长途飞行,我像家里的那只猫一样,变换各种睡姿,完成了断断续续的睡眠。

以上文字记录于2月2日飞往巴黎的飞机上,东航国际航班上有WiFi

3日早5点半,到达巴黎。

巴黎的上空还没有亮,漆黑一片。在机场的洗手间里洗漱之后,接机的大巴车到了,是豪华的奔驰。后来发现,在巴黎马路上奔跑的旅游车,都挺豪华的,也许发达的资本主义国家的旅游车就是这样。而且又发现,大多数旅游车里坐的都是中国人,在两车擦肩而过的瞬间,车上的同胞可能同时都在想同样的问题:我去!这是巴黎吗?我不会坐了12个半小时的飞机飞到的是假巴黎吧?

中国人几乎将巴黎全面侵占了,在街路上转悠,两旁走的、对面过来的,十个人里能有两三个是中国人;正在路上走着,突然听到能听懂的语言—汉语,而且还是很熟悉的乡音,扭头一看,⊙∀⊙!东北银!

3日早上八点,天才亮了,导游带我们去市郊的凡尔赛宫。可能是时间尚早,路上几乎没什么人,也没什么车子,路两旁一幢幢的别墅里,没有几盏灯是亮着的,窗帘也没有拉开,我很好奇里面的人都在干什么,于是充满了想象。这是巴黎的早晨给我留下的第一个印象:安静、神秘;它不像沈阳的早晨嘈杂、忙碌,每天早上六点半,我就已经在上班的路上了,路上的行人已很多,车站已站满等车的乘客,公交、私家车你争我抢的在马路上见缝插针的穿梭,一派喧哗景象。巴黎的早晨是安静的,是神秘的,在公交车站,偶尔只能看见一个乘客在候车,私家车也大多都安静的停靠在路边,没有启动。

在安静神秘的巴黎的第一个早晨,我们到了凡尔赛宫的大门口。没过多久,陆陆续续有一些旅游巴士也来了,于此同时,喧闹也来了,—车上下来的清一水的中国同胞,中国同胞第一时间抢占了凡尔赛宫。

凡尔赛宫,是我所看到的最美最富丽堂皇的皇宫。当然,我也没见过几个皇宫,—除了沈阳的故宫,我还见过北京的故宫,见过韩国的景福宫,以我井底之蛙的短浅目光,还是觉得凡尔赛宫非同凡响,非一般皇宫所能比肩。在上,我见过在冬宫里宣誓就职的场景,冬宫也富丽堂皇,但我没亲眼见识过。所以,凡尔赛宫真正的震撼了我的视觉,但也仅仅是初见时的震惊,因为我没时间去细品味、细琢磨、细感受,参观的时间只有一个小时,那么大的皇宫,连仔细看一眼的时间都没有,想在心灵里打下深刻的烙印是不可能的,所以,记忆里《茜茜公主》里的场景细节,可能比刚见过的真的凡尔赛宫更清晰一些。这就是跟团的好处: 你可以炫耀—这个地方我来了;但是,也仅仅是来过了,说一知半解都是在夸我,对巴黎的了解连凤毛麟角都算不上。

徐志摩除了诗写得好,他的散文也写得很好,他有一组散文叫《巴黎的鳞爪》当我第一次看到这题目的时候,疑惑了半天,—难道巴黎是条龙?怎么还生鳞长爪子了?看过之后才明白,徐志摩是把他在巴黎的所见所闻、生活经历写成了散文,虽然他在巴黎生活了很久,但也不敢说对巴黎很了解,只能用鳞爪”一词,来描述他在巴黎的点点滴滴,以及对巴黎的印象。我在巴黎拢共待了一天半的时间,连鳞爪”一词都不配用。

用照片代替眼睛,记下凡尔赛宫。

凡尔赛宫

巴黎的鳞爪(图7)

巴黎的鳞爪(图8)

巴黎的鳞爪(图9)

巴黎的鳞爪(图10)

巴黎的鳞爪(图11)

巴黎的鳞爪(图12)

巴黎的鳞爪(图13)

巴黎的鳞爪(图14)

巴黎的鳞爪(图15)

巴黎的鳞爪(图16)

巴黎的鳞爪(图17)

巴黎的鳞爪(图18)

巴黎的鳞爪(图19)

巴黎的鳞爪(图20)

巴黎的鳞爪(图21)

巴黎的鳞爪(图22)

巴黎的鳞爪(图23)

巴黎的鳞爪(图24)

巴黎的鳞爪(图25)

巴黎的鳞爪(图26)

巴黎的鳞爪(图27)

巴黎的鳞爪(图28)

巴黎的鳞爪(图29)

巴黎的鳞爪(图30)

巴黎的鳞爪(图31)

巴黎的鳞爪(图32)

街景

巴黎的鳞爪(图33)

巴黎的鳞爪(图34)

巴黎的鳞爪(图35)

凯旋门

巴黎的鳞爪(图36)

巴黎的鳞爪(图37)

巴黎的鳞爪(图38)

巴黎的鳞爪(图39)

协和广场

巴黎的鳞爪(图40)

埃菲尔铁塔

巴黎的鳞爪(图41)

巴黎的鳞爪(图42)

巴黎的鳞爪(图43)

在老佛爷商场楼顶俯瞰市区

巴黎的鳞爪(图44)

巴黎的鳞爪(图45)

巴黎的鳞爪(图46)

巴黎的鳞爪(图47)

巴黎的鳞爪(图48)

街头

巴黎的鳞爪(图49)

巴黎的鳞爪(图50)

巴黎的鳞爪(图51)

巴黎的鳞爪(图52)

巴黎的鳞爪(图53)

巴黎的鳞爪(图54)

巴黎的鳞爪(图55)

圣心大教堂

巴黎的鳞爪(图56)

巴黎的鳞爪(图57)

巴黎的鳞爪(图58)

巴黎的鳞爪(图59)

巴黎的鳞爪(图60)

巴黎的鳞爪(图61)

巴黎的鳞爪(图62)

巴黎的鳞爪(图63)

巴黎的鳞爪(图64)

巴黎的鳞爪(图65)

在蒙马特高地看市区

巴黎的鳞爪(图66)

巴黎院

巴黎的鳞爪(图67)

巴黎的鳞爪(图68)

警察总署

巴黎的鳞爪(图69)

华灯下的埃菲尔

巴黎的鳞爪(图70)

4号早上,我们去拜见大名鼎鼎的卢浮宫。

一早八点,天刚蒙蒙亮。在过马路的时候,开过来一辆轿车,我习惯性的站住,想等车过去了我再走。可是,车在我五米之外停住了,我俩都停在那里不动,当时,我灵光乍现: 两个多月前的沈阳实行的车让人的交通法则突然闪现在我的脑海里,我如梦初醒: 移步前行,快速地过了马路,扭头看那车,那车才启动开过去了。我感谢大沈阳正在把我逐步培养成与世界接轨的行人!

中国在与世界接轨,世界也在学习中国!

中国人霸占了巴黎,中国的煎饼果子霸占了卢浮宫!

在每天早上上班的途中,我都能在地铁站前看见几个卖煎饼果子的摊位,无论寒暑,这在沈阳十分寻常。

但在卢浮宫门前看见卖煎饼果子的,就十分的奇特与搞笑了。当我游览完卢浮宫后,《蒙娜丽莎》《维纳斯》《加冕》等等顶级艺术臻品带给我的炫耀之情迅速被本土的煎饼果子在卢浮宫门前售卖而产生的自豪荣耀之情所替代!

我在卢浮宫门前的煎饼果子摊儿前驻足,看了好一会儿,自豪,也直想乐—那摊煎饼的是个黑人,手法不够娴熟,煎饼摊得不圆不说,翻个儿的时候还把煎饼给捅漏了,这手法要是在沈阳,都不好意思拿出手,都没资格在马路边支摊儿;但在艺术顶级殿堂卢浮宫门前,他却胆敢把煎饼摊得不圆而且还把它捅漏了!

卢浮宫很大很大,要想细看得十天半个月的,我只用了一个半小时就看完了,我就把精力放在煎饼果子上了,—这是在等团队其他客人的时候,我在卢浮宫对面马路边儿上看到的有趣一幕: 西方的汉堡包入侵了东方,中国北方的煎饼果子侵占了巴黎,当今世界真是一个大融合的世界,不怕做不到,就怕想不到!

装还是要装的,所以,照片也还是要拍的。

卢浮宫侧面

巴黎的鳞爪(图71)

巴黎的鳞爪(图72)

胜利女神雕像

巴黎的鳞爪(图73)

胜利女神

巴黎的鳞爪(图74)

巴黎的鳞爪(图75)

加冕

巴黎的鳞爪(图76)

巴黎的鳞爪(图77)

巴黎的鳞爪(图78)

巴黎的鳞爪(图79)

巴黎的鳞爪(图80)

巴黎的鳞爪(图81)

巴黎的鳞爪(图82)

巴黎的鳞爪(图83)

蒙娜丽莎

巴黎的鳞爪(图84)

巴黎的鳞爪(图85)

巴黎的鳞爪(图86)

巴黎的鳞爪(图87)

巴黎的鳞爪(图88)

巴黎的鳞爪(图89)

巴黎的鳞爪(图90)

巴黎的鳞爪(图91)

贝聿铭的金字塔设计

巴黎的鳞爪(图92)

巴黎的鳞爪(图93)

在贝聿铭的金字塔前

巴黎的鳞爪(图94)

巴黎的鳞爪(图95)

巴黎的鳞爪(图96)

巴黎的鳞爪(图97)

抓拍

巴黎的鳞爪(图98)

的乡村

巴黎的鳞爪(图99)

一天半的时间里走马观花的看了巴黎,写了这些不着调的文字,实在愧对这个浪漫之都。我没有描述出巴黎的内敛、厚重与艺术气息,但并不是我不愿意写,而是我想写也写不出来,徐志摩只写出了巴黎的鳞爪—他只写出了巴黎的一点点,而我这个只在巴黎待一天半的人,又如何写得出巴黎的一丁点儿呢?

不过有一点能写出来,就是的男孩真是好看,在商场里的男服务生个个帅得都跟明星似的。我本是一个很无趣的人,从来不喜欢逛商场,这次跟团安排了购物,在逛商场的时候,猛然发现里面的男孩比商品还漂亮,于是突然觉得逛商场也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它解决了原来我只逛不掏钱的心理上的不安与烦恼,使逛商场成了一件乐事…

还是盗用徐先生的题目吧,对不住徐先生了。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鳞爪

鳞爪拼音为línzhǎo,比喻事物的点滴或片断:四人探骊龙,子先获珠,所馀鳞爪,何用耶!唐朝长庆年间,白居易请诗人元稹、刘禹锡、韦楚客到家里做客,谈论南京盛衰旧闻,建议赋诗饮酒,以《金陵怀古》为题作诗。当时,刘禹锡因官场不得志,倒满了一杯酒,酒刚喝完,就作一首《西塞山怀古》,怀古叹今,意味深长。白居易赞叹道:“我们四人一起探寻诗的精蕴,犹如同去深水里抓龙,你先做成了好诗,好比先压得了龙下巴下面珍贵的宝珠,余下的只有一些鳞片和四爪,还有何用?”以后“鳞爪”比喻没有一点用处的东西。

网友评论Transl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