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旅游网
a 当前位置: 山村旅游网 » 热点 » 正文

这终究是一棵不平凡的树

 小狐 • 2020-02-14 08:54  来源:互联网  E332

每次回老家,我都要去看看屋旁路口处的那棵黄葛树。那棵树虽然历经百年,却并不高大,树干只有半边,枝叶稀疏,像一位身材瘦小佝偻面目皱纹的老人顶着几根稀疏的头发。树干的一面朝着坡下,一面正对路边。而她正对路边的这一面,每天都在刻画着不同的故事和成长的经历,一看就是历经沧桑的感觉;而朝着坡下的一面,却一天天,一年年焕发出无限的生机,渐渐舒展出一把大伞,枝叶也越发朝气蓬勃和青葱翠绿起来,黄葛树特别高姿态一般,身姿向下前方微微倾斜,伸向远方,向着她能辐射延展的前方召唤着。

尽管这是冬天,而枝叶仍旧那么青绿无比,生机盎然。这终究是一棵不平凡的树,能够站在似远非远的高处,俯视一切。站在树旁,眼前的一切尽收眼底、一览无余。向下前方望去,可以看见一座座绵延起伏的群山,群山之间的正对面是一座在江边的小镇,有远近闻名的发电站,三座高耸入云的烟囱缓缓地吐着白烟,江水一年四季无比欢腾地奔流着,江面上船只过往,行人如过江之鲫来来往往,或者从江边爬上坡,就到了铁路边,向左,站台也正离江边的此坡不远,向右行走几分钟,则是另外一座江边小镇,小镇边有两座远近闻名的大桥,一座是有着一段悠久历史的长江大桥,火车经常从桥上呼啸而过,而另一座,则是如今建造的名闻遐迩的用于高铁通车的长江大桥。两座桥都坚不可摧,一新潮一古老,雄悍无比、相得益彰!向前,就要跨过好几条铁路,是不远处的山坡、田园,弯弯曲曲的小路穿梭在其间,跨过铁路,也只要三五分钟就到了马路边,再沿马路或弯弯曲曲的小路再走几分钟,就会来到黄葛树旁边。这一路,无论你向着哪个方向,哪怕只有几分钟时间,都如同历经千山万水,在柔情与钢铁间磨砺后各自奔向自己的目的地。

这棵树终究是奇特的!她的一面特别秀美,而面向世人的一面却沟壑累累,坑洼不平,极端丑陋和沧桑。

在我的印象里,初次认识她,是在七岁时。那时,我们家在铁路站台边,做过很多收留远方难民的好事,却也因为人多繁杂,我上学要经过一个特别让人害怕的缆车道和山垭口,父母成天劳动到极点已是疲累不堪,那时又没有闹钟,我经常忘了做作业,被押着在煤油灯下补作业,第二天又一家人很容易睡到天麻麻亮,父母慌慌张张给我弄早饭送我出门。尽管如此,我太小太害怕了,天没大亮路上一个人都没时,我不敢一个人到学校,不知路上有没有蛇和蚂蟥,不知会不会遇到吓唬我的陌生人,不知那些黑糊糊的到底是树是人,还是鬼,就常常悄悄尾随父母折回,躲在屋后,等天大亮后父母有声音后才暗自哭着跑着飞奔到学校,一到学校后,两节课已经上完了!又因为害怕老师严厉的眼神和棍子,就望着老师哭。但很快就会弄懂课上的知识,后来老师见我还是和其他孩子很不一样,也不再打我手了,就每次放学后留我下来,一边做饭一边给我讲我缺课的内容,讲一遍我就懂了,要把作业做完了才能走。每次走时天快黑了,我又哭着一路飞奔回家。

如此经历,还是被父母感知到了!他们决定搬家。于是七岁那年,我们搬到了这棵黄葛树旁。父母开心地和我说,以后,无论你从哪里回来,只要在黄葛树这一站,四面八方,我们都会看得见的!而且,这里虽然交通很方便,但独在高处,周围都是山坡、田园,也很安静,不会再每天听见吵闹嘈杂的人群声和火车经过的声音,最多火车鸣叫时才可以听见,还有,这里住着守卫大桥部队的士兵,他们每天都会在马路上跑步和锻炼,他们都很勇敢,你也就更不用害怕什么了。听到这些,我也开心自在地笑了。

从此,我总会在树旁,安静地看着在眼底却也似近非远的群山、江流、铁路、大桥,还有车站和渡船边上来来往往的人群,看那些看起来很近却又有些远的地方,也会和弟弟一起,在路口守候劳作或有事外出的父母归来。

读高中后,我离开了家,离开了这棵树。但每次回家,就会远远地看见驼着背、拄着拐杖,站在树下张望着,盼我归来的外公,或看见跑来迎接我的父母、弟弟和小狗,临走时,外公总会突然叫住我,再悄悄塞给我一个烤得很香的热腾腾的红薯,弟弟总会把炒好的香肠嫩胡豆给我装上,妈妈给我装好衣裳送我到树下,爸爸把几百元的钱给我在书包里装得严严实实,送我到河边坐船。有次担心错过了时间,爸爸会在河岸边大声呼喊对面的船只赶紧快快开过来,每次当我过河再坐上车,车要发动时,天才麻麻亮,爸爸站在路边的灯光下挥手告别,总是瞬间让我泪眼婆娑起来。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黄葛树

黄葛树,学名FicusvirensAit.var.sublanceolata(Miq)Corner,别名黄桷树、大叶榕树、马尾榕、雀树。它在佛经里被称之为神圣的菩提树,旧时风俗,在我国西南一带,黄葛树只能在寺庙、公共场合才能种植,家庭很少种植。黄葛树属高大落叶乔木。茎干粗壮,树形奇特,悬根露爪,蜿蜒交错,古态盎然。树叶茂密,叶片油绿光亮。枝杈密集,大枝横伸,小枝斜出虬曲。划上一刀,“伤口”会分泌出白色的黏糊糊的液体。其寿命很长,百年以上大树几乎比比皆是。

网友评论Translation